故宫文物如何在特殊时期不受破坏的? - 众拍网博客

季涛

日志

 
 
季涛
 
    理学硕士,留英学者,注册拍卖师。目前任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法律咨询与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中国拍卖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拍卖术语标准化起草小组组长,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曾参与编写《拍卖师论谈集》1、2集、《中国收藏20年》、《中国收藏年鉴》、《中国拍卖二十年》、国家拍卖师执业资格考试教材《拍卖通论》、《拍卖经济学基础》、《拍卖基础教程》、《拍卖实务教程》等,主编了《拍卖理论与实践的探索》、《拍卖策划书精选》,著述有《拍卖师主持理论与技巧》、《当代北京拍卖史话》、《拍卖师主持教程》等书。
    主持过数百场艺术品、土地、房产等的拍卖会,先后三次在新加坡、香港主持艺术品拍卖会

 

最新日志



故宫文物如何在特殊时期不受破坏的?   

2018-02-09 16:09:29

       一、故宫及文物为什么在抗战中躲过了被破坏的命运?

       “九一八”事变后,华北危急。对于拥有众多国宝文物的故宫博物院而言,把数量庞大的重要文物装箱运送到安全地成为当务之急。于是,选文物,给文物打包,光打包就花了大半年时间,一共1万多箱。南迁文物数量非常庞大,书画,铜器,还有《四库全书》等各种文献。193325日晚间,北平全城戒严,故宫博物院的1万多箱文物从神武门广场出发,军队护送几十辆板车轮流运往火车站。南迁文物开始了辗转华北、华东、华南、西南,历时16年南迁西移的艰辛历程。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随着813日淞沪会战打响,南京也面临战火,放置在新成立不久的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的这批南迁文物不再安全。院里决定将文物分三路向后方疏运:一路运到汉口,转长沙、贵阳,保存在贵州安顺的“华岩洞”;一路运到陕西的宝鸡,经汉中、广元、成都,保存在四川峨眉;还有一路沿长江而上,经汉口、宜昌、重庆、宜宾,保存在四川乐山。虽然四川在抗日战争期间遭遇多次大轰炸,但是庆幸这批故宫南迁三处存放的文物无一受损。

       北平沦陷后,不少文化机关进驻了日本顾问,但故宫博物院却没有来过一个日本人。这一方面是由于社会名流的暗中保护和留守人员的尽力抵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日本人更注重军事占领。它们以武力占领了中国大片领土和重要城市,错误地认为中国早晚属它所有,狂妄地把中国看作其外府,把故宫的文物视为它在外府收藏的文物。

       1938 年 6 月,敌伪宪警两次闯到故宫博物院太庙图书馆以检查为名搬走撕毁大批图书报刊杂志,其中主要是民国时期政治与抗日类的图书杂志。故宫图书馆共计损失书籍 242 种,340 册;杂志 369 种,10682 册。

       抗战后期,献铜运动再次将故宫拖入了泥流。当时抗战已经进入战略反攻阶段,尤其在太平洋战场和中国战场的迅猛攻势下,日军的人员和战略物资开始紧缺,所以在占领区内多次征讨军用物资。尽管多次抵制,但最终迫于压力,为确保故宫整体安全起见,不得不将一些散落于各院落无号又残破的铜缸铜炮等一千零九十五斤交了出去。然而日军对此量均不满意,要求故宫必须捐献更多,最终故宫将不能断明年代的铜缸 54 件以及 2 尊铜炮运走检送。而日人仍不满足,1944 年 6 月 22 日,日军又从故宫劫走铜灯亭 91 个,铜炮一尊,这批文物刚运到天津,还未及转运到日本,日军即宣告投降。此时故宫博物院派出专门人员前往天津接收运回这批铜器,共重 4460 公斤,较劫走时少了 971 公斤,此前被劫走的 54 个铜缸此时已不见踪影。

除此之外,八年抗战期间,留守故宫的精品文物基本上安然无恙。

       二、文化革命期间故宫文物为何没有受到冲击?

       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内乱,运动一开始,便号召“彻底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在“左”得发疯的政治狂人和无知的青年看来,故宫首先是“文革”破四旧的对象。1966818日,就在毛泽东、林彪在天安门广场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后,当晚得知一伙红卫兵准备第二天冲入故宫去造反。当时的周恩来总理立即作出了关闭故宫的决定。当天深夜,故宫博物院的几扇大门紧急封闭,周恩来并通知北京卫戍区派一个营的部队前去守护。第二天一早,一队队红卫兵齐集神武门下,大叫“破除四旧”,“开门!开门!”故宫工作人员按照周恩来的指示,一方面拒不开门,一方面加以劝说。门外的“红卫兵”最后见没有冲入的可能,只好呼喊了一阵口号离去。
       当时社会上的乱象引起了有关方面对故宫建筑和文物安全的担忧。于是在196745月间,上面下达了命令,故宫博物院停止对外开放,并且由北京卫戍区派军队加以保护。于是,故宫博物院便大门紧闭,所有工作人员就一门心思搞“文化大革命”了,陷入了两派无休无止争斗的局面中,但并没有伤及文物。以上局面延续了一段时间后,1969年国庆节前夕,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统统下到了湖北省咸宁县的“五七干校”。

       1971年的75日,故宫博物院终于重新开放。大多数工作人员虽然回到了故宫,不过由于“四人帮”仍然得势,“左”的那套东西依旧猖狂。于是在重新开放的问题上又出现了种种的争论,以至有人提出要将故宫变成“阶级教育展览馆”、“血泪宫”的意见。

       不管怎样,由于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的关心和干预,故宫最终没有落到曲阜孔庙那样的结局。

评论

季涛
  取消
获取验证码 换一张
 
 
 
 
 
 
 
 
 
 
 

众拍网公司版权所有 ©2013-2020